白玉枕

虐文小能手
在我的世界里爱情的甜蜜这种东西都是不存在的,互相折磨才是硬道理
爱他,就要折磨他

【邪簇】我喜欢的小朋友有喜欢的人了

刀子写的多了,良心有点痛,所以我想试个糖
但是这个糖得看完才能甜到
人生第一次小甜饼
八成会有点生疏
——————————
所有的事情都回归正规,高四生黎簇也变成了赫赫有名的黎小爷,吴邪接回了小哥,铁三角十年后又一次重聚。

吴邪很忙,有的时候是忙着盘口的事,有的时候是在安排下墓的事,还有的时候在墓里。总之,吴老板现在很忙,忙着跟兄弟们一起做生意,忙着发财当大老板。

黎簇呢,他很闲,吴邪下墓不带他,吴邪安排下墓不带他,吴邪干嘛都不带他。他每天要么蹲在盘口闲着,要么就是和苏万杨好瞎混。

苏万也总是有事没事来找黎簇玩,听着黎簇的抱怨,陪黎簇一起抱怨吴邪。

“你说他是不是真的特别喜欢张大爷啊?”苏万已经记不得这是鸭梨第几次问他了。

“也不一定啊,说不准是兄弟情深呢?”虽然被问了很多遍,但是还是要象征性的安慰一下的。

“不可能,那胖子,还有你师父,他们都说,张大爷是吴邪放在心上等了十年的人,屁的兄弟情,我和他也是兄弟,怎么完事了就不认人了呢?”

“你说得对,那吴邪肯定是很喜欢张大爷了,祝他们白头偕老。”

“你祝个屁啊,他们白头偕老了我怎么办啊?”

“凉拌呗,谁叫你想那么多呢?”

“我……”黎簇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苏万也舍不得看鸭梨这么为难,还是帮他想了个办法,“要不你发个朋友圈试探一下吧?”

“那……那我发什么?”

“你就发,就发我喜欢一个人但我不敢跟他告白。”

“然后呢?”黎簇在这种事上没有经验,只能指望苏万。

虽然苏万也没有经验。

“然后你就看他的反应呗,你看你发完以后他有没有给你回复,私聊,点赞或者是发朋友圈啥的。”

“OK”

吴邪看见黎簇发了个朋友圈,当时他正跟胖子和小哥一起喝酒呢。

“诶,黎簇这小子居然有喜欢的人?”

旁边的胖子很奇怪,吴邪在那一边喝酒一边刷手机,怎么忽然就说到黎簇了呢?

“你怎么知道,他喜欢谁啊?梁湾还是苏万?”胖子八卦的在旁边问。

吴邪给胖子展示了他手机上黎簇刚发的朋友圈,胖子看完也拿起自己手机翻了翻。

“诶,天真啊,我这儿咋没有呢?小哥儿,你也有鸭梨儿微信吧,你看看你朋友圈。”

小哥也拿起自己的手机翻了翻。

“我这也没有。”

“哎,合着天真就你能看见啊。”胖子说完觉得有点不对劲“我好像,明白点什么了。”

“你明白什么了啊?”吴邪还没反应过来。

“这小子不会是喜欢你吧?”

“怎么可能?他又不是斯德哥尔摩。”

“我看够呛,别玩弄人家孩子的感情啊,你要是喜欢,就赶紧的,要是不喜欢,也别吊着人家。”

“得嘞。”

吴邪也发了条朋友圈。

“我喜欢的小朋友有喜欢的人了[惆怅.jpg]”

【邪簇】无限循环

第一人称,黎簇视角

接着恐惧遗留的设定

同样的场景我经历了无数次。

有时候是真实的,有时候是想象的。

有时候他们会说有人死了,有时候则会说所有人都健康的活着。

这样的情景,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有时候吴邪死了,有时候吴邪没死。

有的时候他想杀了我,有的时候他亲自照顾我。

我不知道,哪个是真的。

我可能是要疯了吧。

当初吴邪因为读取了太多的费洛蒙,导致后来性情大变,而且也不能再读取了。

我猜,我大概也是读取太多的缘故吧。

汪家人怎么会因为我读的太多,会有生命危险就不让我读了呢?

我的幻觉一天一天的加重,我开始分不清现实和幻想,我出现了耳鸣的现象。

我还是每天都在接受费洛蒙里的信息,但藏在费洛蒙里面的指令对于我来说则是越来越模糊。

每一天都是相似的剧情,都是我被救出去以后的故事。

每一天的故事,相似的开头,总有不一样的结尾。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费洛蒙里的信息,还是我的幻觉。

我现在,清醒的时间大概需要用秒来计算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等到吴邪来救我的那一天。

我现在什么都不敢要了,随便他吴邪想干嘛吧,我也无所谓他是不是在利用我的感情了,总之,随便谁都可以,只要能让我摆脱这日复一日的幻觉,杀了我都可以。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大概就是这个感觉吧。

相对于肉体的伤痛,精神上的折磨更加的令人痛苦。

一层一层的幻觉能生生的把人逼疯。

当你觉得自己就快要醒来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在另一层幻觉里,一层套一层,一点一点的磨掉你全部的信任,让你即使获救,也不敢丝毫掉以轻心。

我现在,完全不相信我会获救了。

我开始出现这个幻觉的时候,神智已经不是很清楚了,那时候我每天差不多只有不到五个小时的清醒时间,剩下的时间,我要么是在睡觉,要么就是在费洛蒙传递的信息里。

每一天,都有无数的信息在我的脑子里,一年来我明明从没有离开过汪家,从没有做过什么具有实际意义的生命活动,但潜意识里,我还是有一种上了年纪的人的优越感。

是那种经历过很多才会磨砺出的感觉。

这个循环大概是没有停止的一天吧。

我总是得自己想想办法的,我不能总是被困在幻觉中。

我尝试着在幻觉中杀人,有的时候是吴邪,有时候是苏万,有时候是其他人,所有人都被我伤过。

但是所有人第二天都会恢复如初。

他们就像幻境中永生的妖魔一样,怎么杀都不会死。

直到有一天,我又一次杀死吴邪。

和往常一样,是满地的血,看着受伤的吴邪,我没有一点点惊慌和难过,反倒有些好笑。

我看着他痛苦的表情和不可置信的眼神。

这一次,还挺真的。

我渐渐也没了力气,躺在吴邪的旁边,慢慢的睡了过去。

伤口崩裂流出的血,和吴邪的血混在一块儿。

我听见夜里来查房的医生的尖叫。

我感觉到吴邪搭在我身上的手,还有他渐渐变浅的呼吸。

这一次,真的很真。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躺在熟悉的病床上。

我以为剧情还是会和原来一样,但我看到了隔壁床戴着氧气罩昏睡的吴邪,还有自己身上穿着的束缚衣。

这次,是真的得救了吧?

【邪簇】恐惧遗留

  汪家被彻底清理了,黎簇也被吴邪救出来了。

  黎簇昏迷了一周,醒来的时候,满眼戒备。不知道他在汪家都遭遇了吗什么,被救出的他遍体鳞伤,余生恐怕都要在轮椅上度过。

  不过,救回来了就好。

  床边围了很多人,但是却没有人说话。吴邪站在最前面,眼里竟然有些愧疚。

  黎簇什么都没有说,什么表情都没有做,只是冷淡的观察着这个房间。

  他看见了鲜花,果篮,输液器,吊瓶,水杯,水果刀。

  黎簇的身体太脆弱,还没清醒多久,就又有些迷糊了。

  夜很深了,陪床的又是吴邪。
 
  黎簇悄悄的睁开眼,伸手去抓床头柜上的水果刀,吴邪可能是太累了,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黎簇拔下刀鞘,把刀紧紧的握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爬下床向门口挪动。

  一米,两米,三米……

“你在做什么?”

  差一点,这次差一点就可以出去了。

  黎簇翻身坐起,靠在墙边,警惕的盯着吴邪。看着他,一步一步的靠近,耳鸣也愈发强烈。

  视觉仿佛崩坏,满眼只有红色,似有一只魔鬼,在心口,在脑门,不听敲打。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铜锈的味道,手上有黏糊糊的触感。

  什么声音也听不见,连耳鸣都消失了。就像被浸泡在海水里,一点一点的失去意识。

  第二天早上,黎簇躺在前一天他躺的床上,只不过被穿上了白色的束缚衣。

  躺在隔壁床的,还有戴着氧气面罩的吴邪。

————割————
负责任的小注释

黎簇出幻觉了,精神失常了
从前不止一次经历过这个场景,他以为这次也是假的

沙漠芭蕾(っ╹◡╹)ノ❀

【邪簇】多年以后
意识流
天长日久我有些记不清原文是什么样了
人物感情参照剧版沙海
有没有ooc我心里也是没ac数的
各位大佬凑合看吧

Cicada_soo:

三石弟弟是怎样一步步入戏
自我带入“吴语”身陷剧情
1.当得知哥哥四次典当自己的眼神
2.在宣布投票结果 牵着哥哥的手却不忍对视的时候
哥哥却一直看着他 想要表达自己没事 也想用这笑容让弟弟不要太过深陷其中
3.当公开得五票的人是哥哥
此刻弟弟已经完全变成“吴语”
眼中似乎有着千言万语想要表达
4.哥哥的眼神 似乎明白他所想要表达的 一个眼神就明了
5.当钥匙插入真相之锁 弟弟的神态动作都与身边的人有着强烈反差
即使自己早已找到关键性证据
苦涩的神情透露出他此刻的情绪
6.“我不可能投我哥的”在告诉大家自投的来龙去脉后 便拉住了哥哥的手

"我今天保护了我哥一天"

到最后我也要保护他

7.弟弟在名侦探访问环节中说着小时候演剧中哥哥的小时候总是被照顾
8.但大侦探里却是拉着自己手臂 胆子有些小的哥哥形象
强烈反差 激起年下的保护欲(无意识触摸到手臂 哥哥却往回缩的细节 很值得一品)
9.马的直觉一向很厉害
在节目里下意识的说出的两次
黄磊老师也在采访中说道:“直觉其实是个很厉害的东西 直觉就是超越了分析 它带有命运的色彩 理性最可能屈服的就是命运了 那就是没办法”

嘤嘤嘤,旭凤和锦觅的文真是太难写了啊,我是不是不适合揣测正面人物的心理活动啊,暴哭˚‧º·(˚ ˃̣̣̥᷄⌓˂̣̣̥᷅ )‧º·˚

人间不值得(润玉×锦觅)

润玉第一人称
小幅度ooc
情节基本瞎编

  她被我关在璇玑宫已有十几年了,自那日大殿上她一刀刺穿旭凤开始,便被我关在了这里。
  我本不想关她的,若是她能够好好的做我的天后,我怎会狠心关她,她从那天起,便每天嚷嚷着要回花界,要去找旭凤。
  她是我的妻子,她是天后,她怎么能……怎么能心心念念的都是另一个男人,从前我忍便忍了,现如今,旭凤都已经死了,她为什么还是放不下。
  兴许,是大殿上的一刀把她给捅开窍了。
  她知道她心里的人是谁了。
  只可惜,我是不会放她走的。
 
  我经常会去看她,但是她总是不太高兴,她现在也不怎么爱笑了,不像以前整天傻乎乎的,谁都喜欢,大家都是朋友。
  我看着现在的她,有点心疼,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我命人准备了一些灵力粽子,打算给她送去,听邝露说,她最喜欢粽子了,我想,她吃了粽子兴许会开心些吧。

  她不开心,收到粽子的她一点也不开心,她一边哭一边吃,粽子塞了满嘴,哭也哭不出声,我送了二十个粽子,二十个粽子全被她吃了,吃到第十五个的时候,我怕她撑到,不想让她继续吃,她却把粽子抢过来,继续往嘴巴里塞。
  她抢的时候,还说,谁也不许抢凤凰的粽子。
  是了,粽子是凤凰送的。她吃过的灵力粽子都是旭凤送给她的。

  今天,她把我叫去了她那里,她跟我说她想开了,她要留在天上,好好的做我的天后,为我分担一些天界的事务。
  她说,这些年都是她不好,一直任性妄为,让我平添了许多负担。
  我很开心她能这样说,但是我又觉得,她这样说似乎就不再是她了。
 
  我将她放了出来,晚上去找她的时候,她说,她现在没心情。
  我理解她,我不能强迫她,毕竟我那么爱她。

  她说她想回花界祭奠一下自己的母亲,发生了这么多事,她想回去看看,我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好看的,但是还是同意了她的请求,但是我要求她必须有一人随性。
  她要叔父陪她回去。
 
  他们不见了,她和叔父都不见了,我很着急,就知道,不该放她离开,她离了我眼皮底下,准会出事。
  我担心她是不是被魔界的人挟持了,或者是某些想要统一六界的暴徒,我担心她会遭遇不测,我命人去寻她,天上地下,一定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有消息了,有人曾在魔界看见叔父,但没说有没有看见她,我不放心底下的人办事,我打算亲自去魔界找她。

  我翻遍了魔界,也没有找到她,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天上每天都有许多的事务,我不能再在魔界耽误下去了,我只能把找人的事交给旁人,回去处理公务去了。
  我第一次,如此厌倦天帝这个职位。

  人找到了,在忘川。
  在忘川河里,她跳下去了。
  当着我的面。

  我不知道我对她的感情到底是不是爱,可能求而不得的执念更多一点。
  如今说什么都晚了。